一个锡伯人创作的童谣居然让中国几代人唱了六十多年……

锡伯文化 2020-11-15 12:25:49


年轻时的关鹤岩


“丢、丢、丢手绢,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边,大家不要告诉他,快点快点抓住他……”这首陪伴了多少人童年时光的歌曲,旋律优美依然,而(2005年12月)19日,它的作曲者、85岁的著名音乐家关鹤岩在西安南郊悄然辞世……


  2005年12月20日,西安南郊一家属院内,飘落的黄叶随风起舞,白桦树在寒风中挺立,数十个花圈摆开,无声地诉说着一位老人的离去。“关山无语观鹤影,立岩有风识高标”,祭桌旁,省文联副主席肖云儒所书挽联在烛光中缓缓飘动。“19日中午12时10分左右,关鹤岩在正午时分离开人世,病房外,应该有暖暖的阳光,像他创作的那首曾温暖了无数人心灵的《丢手绢》,他的人格,他的心灵,永远阳光灿烂”,肖云儒如此阐释关老的病逝。而记者获悉,关鹤岩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本月23日上午9时在西安殡仪馆举行。


  他的病逝震动音乐界


  关鹤岩的病逝震动着音乐界。“你是想问关老的事吧,”20日下午,接通电话后,中国音协副主席、省文联主席赵季平便知晓记者的来意。沉吟片刻后,赵季平称:“关老是延安时期过来的老前辈,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,他很早就是陕西音乐界的灵魂人物,对年轻一代音乐人的成长,有过巨大的帮助,他身上值得学习和继承的东西太多了。”关鹤岩病逝当天下午,赵季平第一时间赶赴关老家中进行吊唁。


  关于关鹤岩用人的故事很多。他“主政”陕西歌舞剧院时,曾专门赴青海调来了一位唱“花儿”的民歌手,直言“我把他挖来就是专门唱青海民歌的,纯粹一点,不要加那些洋玩意儿”,他还每年“强迫”这位歌手回青海去“充电”,确保原汁原味,那位歌手后来果然在国内声名鹊起,并带出了胡松华等一大批名家。而对那些曾经在文革等动荡日子里伤害过他的人,他不计前嫌,只要确实有才能,便录用、提拔。


  他在艺术发展上的超前目光,也被一些极端的事例证明着,在那荒唐的文革岁月里,西安街道上,多了一个颈挂“大洋鼓”白板黑字的人,血红的叉叉令人触目惊心。直到后来要演芭蕾舞《白毛女》了,许多单位因缺少交响乐而难当此任,陕西省乐团则一举拿下,恰恰是因为关鹤岩保留下来的“大洋鼓”。长年执著于少儿文艺创作的我省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王宜振,也对关鹤岩的辞世表示哀悼,他表示,关鹤岩用优秀作品关爱少儿,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。


  淡泊名利,童心可爱


  关鹤岩与人合作的《陕北民歌五首》曾红遍全国,他也曾是陕西省音协第一任主席,陕西歌舞剧院第一任院长,还曾任陕西省乐团团长、省文联副主席等职,但这位锡伯族的东北汉子,平生自甘淡泊,从不走向聚光灯。1948年,他所创作出的《丢手绢》(鲍侃作词),深受少儿喜爱,至今流传不衰。


  关鹤岩的大女儿关伊妮今年64岁了,得知父亲病逝后,她当天下午从长春飞返西安。她还记得父亲给她教唱《丢手绢》的情景,那时他们刚“下来”(指从延安到西安),在家里,父亲给她教唱,她还不怎么乐意唱,后来,终于有一天,她回家惊讶地说:“哈,爸爸,原来这是你写的呀!”关鹤岩只是一笑了之。“父亲生在辽宁,早年漂泊,在当地读完农校后,便辗转赴陕,从此就是60余年。父亲平时身体还可以,今年以来,稍微多了一些感冒和发烧,加上肺有毛病,但没想到最后走在了这个病(冠心病)上,全家措手不及,什么都没准备……”关鹤岩的6个子女中,小儿子现在陕西省乐团拉大提琴,虽然与作曲及音乐评论无涉,但总算子承父业。


  在关伊妮眼中,父亲一生淡泊名利,为人达观,始终保有一颗童心。曾有女歌星把《丢手绢》和《找朋友》糅到一块儿到处唱,有人笑劝父亲去“维权”或“开炮”,父亲一笑了之。近年,他喜欢练练书法,在那间小书房里挥毫泼墨,有时跟老伙伴们出去钓鱼,“出征”后,家里常会接到他打来的电话,“快来呀,我钓到了一条好大的鱼”,家人赶去时,才知道他又“虚报战果”,他则得意地在那儿笑……


  采访车在回程中经过小寨十字,摄影记者忽然把车窗往下摇了摇:“你听!”窗外,“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边,大家……”


  音乐,永恒的旋律,就是这样无所不在。


(稿件来源:2005年12月21日 华商网-华商报)


关鹤岩(1921年10月8日-2005年12月19日),出生于辽宁开原县,锡伯族人,著名音乐家,他是著名儿歌《丢手绢》的作者。


他在1942年到延安参加西北文艺工作团,1948年创作了《丢手绢》,1955年成为中国音乐家协会西安分会的主席,1984年成为陕西省文联副主席。除了歌曲之外,他还创作了许多歌剧、和电影音乐。




“锡伯文化”总策划:佟志莹

“锡伯文化”总编辑:佟志红

“锡伯文化”技术支持:王俊逸


欢迎各族朋友赐稿或者推荐(关于锡伯族的文学作品、摄影作品、历史类文章等均可)。

邮箱:tzh228@qq.com


如需转发,请注明“转自锡伯文化微信平台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