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客家童谣醉了】客家话,是联系各地客家的纽带!

厓系客家人 2019-05-13 15:15:42


客家话是联系各地客家的纽带 


对于长年漂泊在外的客家人来说,无论你是来自何地,无论你是身在何方的客家人,还有什么比在异乡听到一句“客家话”更来得令人兴奋呢?在异地,客家话更是你客家身份的标志,只要你的“乡言”一出口,还用多做解释吗?恐地球人亦将知道你是客家人,是老乡了!

对于在外地相遇的两个客家人来说,客家话就是令他们能产生关系,并彻底联系起来的唯一纽带!当人们在问到是否客家时,关键亦不看你如何解释,而看你是否会说“客家话”。倘在异地遇到不会说“客家话”的所谓“客家人”,表面上可能不会说什么,但内心深处,总是会不大认同其客家身份的吧?至少我是不会认同这种已放弃“客家话”的所谓客家人了!

除了那熟悉的“乡言乡音”,还有什么能将两个来自不同地区或不同国度的人联系起来呢?

文化吗?两者来自不同的省份或不同的国度,多少会受所在省所在国主流文化的浸染,还会有多少“共同语言”呢?

倘没有了“客家话”,就算是“客家文化”亦将立马而不复存。“客家文化”之所以为独特的客家文化,正是因为它植根于“客家话”,正是因为它带着“客家话”的标签。

没有了客家话,梅州客家文化就将变为梅州文化或山区文化,韶关客家文化就将成为韶关文化或山区文化,惠州、河源客家文化就将是东江文化,而绝不再会是什么“客家文化”了。没有了“客家话”,就不会再有“客家文化”了!

再说倘不是因为有“客家话”,各地客家与当地别的民系的风俗大体上亦有相同之处吧?陆河是有吃擂茶习惯的,海陆丰其它地方亦有,而做为客都的梅州却没有了。这么看来,倘从文化层面上来说,陆河反而与海陆丰的福佬文化亦有不少共同点了。那么倘没有了“客家话”这一联系纽带,陆河文化该归于何地呢?

文化不行,血缘行吗?经千百年的互相交溶,分居各省或各国,各地的客家人对血缘关系还有多少认同呢?

可以说,能使不同地区不同国度的客家人产生共鸣的,唯有“客家话”之一途尔。要确定对方是否是“客家人”,没有什么能比“客家话”更行之有效更为迅速了。只要你的“乡音”之一出口,什么都不用再多言了。

“你也是说客的?”当你在异地听到身边的陌生人嘴里吐出那熟悉的“乡音”之时,总是会感到很惊奇,更会兴奋莫名,多少会有找到同类之感。除了“客家话”,还有什么能有这样的效果呢?“客家文化”行吗?毕竟太过于虚了吧?而且每个人眼中的客家文化似乎也并不一致吧?

“会说客家话的,并不一定是客家人;但一点都不会说客家话的,就不再是客家人了!”这就是来自一个普通的客家人的一种非常质朴的观念了!“凡不会说我族语者,皆非我族类!”总之,说一千道一万都一样,不论是何种原因,不会说客家话的,就不能再算做是“客家人”了!(应是“客家人后裔”)

“客家话”是联系各地客家的纽带!客家话是客家文化之所以为客家文化的基石!以前是这样,现在亦是这样,以后更会是这样!

说客家话、住客家老屋、唱客家山歌 高要水南客家人离乡数百年不忘祖

  水南镇每个客家村落都留存着这种客家老屋。

中原汉人辗转迁至高要水南


  据高要区水南镇政府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,水南镇共有130个自然村、人口1. 8万多人,除了9个自然村村民说白话,剩余的121个自然村全部是讲客家话的客家村落,生活着1.5万多位像甘国民这样的客家人,共有陈、甘、赖、李等多个姓氏,每个姓氏的客家人都聚族而居。


  据史料记载,广东的客家人其实就是中原汉人的后裔。北宋灭亡以后,世居河南等地的中原汉人为了躲避战乱,不得不背井离乡,辗转南迁到江西赣州、福建龙岩、广东梅州等地,并以此为中心,不断向粤东、粤北等地四处迁徙。


  据民国《高要县志》记载,最早迁徙至高要的客家人为黎氏,明代万历年间由惠州迁来南湾村。


  清初至民国初年,梅州、惠州等地的客家人不断迁徙至高要,其中晚清时期最多。目前,高要的水南、乐城、河台、小湘等乡镇都生活着客家人,但是人数最多、居住最集中的还是水南镇。


  虽然水南镇的客家先民跟所有客家先辈一样颠沛流离,生活在偏僻山区,但是他们勤劳、聪明,使用中原先进的耕作技术,将贫瘠的山地开垦成良田,让子孙们繁衍生息。


  独具特色的客家话和客家山歌



  虽然申汉邦走出世居的高要区水南镇石下村,来到高要区其他乡镇探亲访友,讲的是一口地道的高要白话,“但是我返回高要水南的客家山区,必须讲客家话,否则会被客家人看不起,也会被家里的老人怒骂。”


  数百年来,水南镇的客家先民跟国内外所有的客家人一样,没有数典忘祖,坚持并保存了中原母语的客家话。


    申汉邦从记事时起,“ 就听到父母要我牢记客家祖训,‘宁卖祖宗田,不忘祖宗言’。我们水南镇的客家人都会讲白话,遇到讲白话的人都讲白话。但是如果遇到客家人,哪怕是其它县的客家人,我们也要用客家话交流,这样听起来很亲切。”


    水南镇的客家人不仅讲客家话,还用客家话演唱客家山歌。水南镇山寮村七旬长者赖树生曾经是当地的客家山歌王。他应记者邀请,一口气演唱了十几首客家山歌,其中好几首都抒发了对故土的怀念。


    别具一格的“金字栋”老屋

    由于时代变迁和经济发展,这十几年来,水南镇的客家老屋不断消失,全镇121个客家自然村中,每个村庄中随处可见的是水泥楼房,幸存的客家老屋已经较少。


    水南镇双波一村由于十分偏远,4 0多户人家中依然保存着好几幢客家老屋,其中一幢已有100多年历史,是该村甘氏祖先所建。


    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,水南镇的客家先民无力将老屋修得豪华、气派,但还是因陋就简,将客家老屋修筑成团结、防匪的坚固堡垒。


    水南镇的客家老屋都是砖木结构,墙壁用泥土、石灰和米浆合成的“三合土”夯成,外观就像金字塔,被当地客家人称为“金字栋”。


    水南镇的客家老屋分五间两大廊、三间两大廊,大门后面是一个天井。它由某个姓氏的祖先修建,老屋里一般三代、甚至四代同堂,充分体现了客家人团结的家族观念。


    据双波一村的九旬老者甘武介绍,清代光绪年间,甘氏祖先从梅州迁到高要水南双波村以后,“就建了一幢五间两大廊的房屋,一直住了四代、2 0多口人,我小的时候还在里面住过。”


    从上世纪50年代初期开始,由于双波一村的甘氏族人不断增多,甘武等许多甘氏族人搬离了这幢祖屋,自立门户修建了房屋,“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,这间祖屋里还住着我们甘姓的族人,现在变成了村里的甘姓祠堂。”


    与众不同的传统习俗


    虽然离开中原故土已经900多年,但是居住高要区水南镇的客家人依然保留着祖先重文的观念,还有北宋时期中原汉人的古老习俗。


    水南镇政府干部杨梦华是当地客家人,曾经收集、整理过水南客家人的传统习俗。


    杨梦华告诉记者,历史上的水南镇客家人虽然贫困,但是对儿子的教育十分重视,因此此地的客家人人才辈出,“我们高要水南的客家人有句世代流传的家训:‘有子不读书,不如养大猪’。我们客家人还有这样的童谣:‘蟾蜍罗,咯咯咯,唔读书,冇老婆。”水南镇的客家人除了婚丧嫁娶的仪式不同于讲白话地区,春节的习俗也与众不同。


    据水南镇下石村村民申汉超介绍,每年除夕之夜,水南镇的客家人吃团年饭之前,“一定要先盛一碗留到来年大年初一,寓意‘年年有余’。吃完团年饭,所有碗筷都要认真清洗,不能留一点油腻,因为我们客家人大年初一必须吃斋。在客家话中‘斋’与‘灾’是同音,吃斋寓意吃掉灾难,保佑一年之中无灾无难。”


    水南镇的客家产妇“坐月子”的食物也很特别。杨梦华告诉记者:“客家妇女生完孩子的第二天,她的家人要用客家黄酒煮鸡给产妇,还有亲人和邻居食用。客家妇女在‘坐月子’的一个月时间里,她的家人每日要用黄酒煮鸡或煮鸡蛋给产妇食用。”


    数百年来,水南镇的客家人的祖先无论迁徙至何方,都牢记着祖宗留下的客家话、客家习俗,并一直延续至今,已经融入到他们的骨子里。


客家人肯定少不了客家童谣啦~~

小编带大家来回忆一下我们小时候有哪些童谣~~

看看大家能不能猜出是梅州哪个地区的客家话~~


月光光

月光光,秀才郎,骑白马,过莲塘

莲塘背,种韭菜,韭菜花,结亲家,

亲家门口一口塘,养欸鲤嫲八尺长,

长欸拿来较酒食,短欸拿来较姑娘。

(注:“较”是“换”的意思)


癞痢婆

麻雕子,飞过河,霹雳啪啦讨老婆。

有钱讨个黄花女,冇钱讨个癞痢婆。

癞痢婆,上床打臭屁,下床咔虱婆,

 屙尿叮当响,屙屎打铜锣。

哐!哐!哐(咣咣咣)!


和尚

和尚和尚,

溜溜趟趟,

斫斤猪肉,

挂到楼上,

猫来偷吃,

老鼠告状,

霹雳啪啦打和尚!


新人子

新人子唔要叫(哭),

  哥哥背你上轿,老公牵你下轿,

  过只田塍过只坳,打个暴竹就会到,

  唔见你家石灰屋,只见你家石灰灶,

  灶角一只鸭婆呱呱叫;

  灶角一只蛇,以为是你爷;

  灶角一把台扫,以为是你娘姥;

  灶角一脚盆,以为是你舅婶……


月光光(版本2)

月光光,月瓦瓦,

砍根竹子钓蛤蟆。

蛤蟆背上一本书,

送得哥哥去读书。

读书读一年,

学种田。

种田难勾腰,

学打雕,

打雕难托铳,

学捡粪。 

茶无花,学种瓜,

瓜无大,摘去卖,

卖无三个钱,

学弹棉,棉线断,

学打砖,砖断节,

学打铁,铁生卢,

学杀贼,杀贼割到手,

学卖酒,酒臭馊,

学卖瓯,瓯凹深,

学卖针,针冇鼻,

学做梯,地冇龙,

学种松,松冇生,

学打钉,钉毋直,

学轱力,轱力轱不赢,

学挑行,挑行挑毋起,

就去食人三大堆屎。 


麻雕嘞

麻雕嘞,

照壁飞,

冇爷冇家蛮吃亏,

哥哥喊你台上食,

嫂嫂叫你灶背企.

嫂嫂你莫话

过几工涯会嫁

嫁到唐江马荠

又有糖又有蔗

花生豆子剥到夜


缺牙耙

缺牙靶,

靶猪屎,

靶到半路屙妖屎/捻鸡屎。


摇橹

摇橹摇到赣州府

买面铜罗买面鼓

买把姐打花鼓

有钱买只水牛牯

没钱买只黄牛牯

牵得公公门口过

吃了公公三兜禾

公公骂我卖屁崽

   我骂公公大卵砣……


推砻

推砻叽咕咋

养只猪冇尾巴


长赏老表

长裳老表,下河洗澡

蚊子叼波,哎哟哎哟


又叫又笑

又叫又笑,黄狗撒屄尿

撒到麟埠,捡只草帽

拿把老婆带


月亮姑姑

月亮姑姑月亮凉,

请你下来照屋场;

月饼有你食,

花生有你尝(读赏)


拜年

拜年拜年,拜到灶前

呒食你嘅黄年米果

就要你嘅压岁钱

猜出来是梅州哪个地方的客家话了吗?

真的是童年的回忆哇~

还有什么你们记忆犹存?

请给小编留言哦~~


来源:客家圈、大客家微视频、深圳市客家文化研究会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


领导说了

 您点一个

小编工资就涨5毛钱!

幸福生活靠大家!